疫情扩大硅谷贫富差距 - 专题周报 - 工商时报

发布时间:2022-07-13

去年疫情肆虐并未加速硅谷人才外移,反而吸引更多资金涌入,但这些资金只造福金字塔顶端的科技新贵,其他产业劳工却因疫情而更加困苦。

■"Today, we must frankly admit that the pandemic has made the rich richer while the poor are dying," said Russell Hancock, chief executive of Joint Venture Silicon Valley.

去年底特斯拉(Tesla)执行长穆斯克(Elon Musk)对外透露,为了就近监督奥斯汀新厂建设进度,他已从硅谷搬到德州。无独有偶,硅谷元老级科技大厂甲骨文(Oracle)也在去年底将总部从硅谷移到奥斯丁,令外界议论硅谷光环不再。但最新调查发现硅谷过去一年人口丝毫不减,且流入硅谷科技公司的创投资金创下新高纪录。

非营利组织Joint Venture Silicon Valley在今年2月发表的年度《硅谷指数》调查报告指出,由圣塔克拉布拉(Santa Clara)及圣马特奥(San Mateo)两地构成的硅谷人口在去年成长0.02%,并未发生外界担心的人口外移情形。

服务业劳工 苦不堪言

美国邮政统计,近年来虽然旧金山地区整体外移人口大过移入人口,但这些外移人口当中有59%依旧留在加州。

Joint Venture研究主管马沙罗(Rachel Massaro)表示:“我想大家都可以放心了。硅谷是个创新之地,拥有众多深具影响力的企业,而这些企业多半未受影响。”

事实上,硅谷金字塔顶层的科技新贵在过去一年几乎没因疫情而有所损失,因为他们都能异地办公避免感染病毒,反观薪水只有他们三分之一的服务业劳工却因疫情而失业,甚至承担染疫风险。

Joint Venture执行长韩考克(Russell Hancock)表示:“今日我们必须承认疫情让富人更富、穷人面临死亡。”

《硅谷指数》报告指出,去年硅谷及旧金山公司市值总合成长37%至10.5兆美元,其中光是特斯拉股价涨幅就超过七倍,苹果股价也在去年上涨77%。

去年美国创投公司一共投资1,236亿美元,其中有264亿美元投入硅谷公司,200亿美元投入旧金山公司,另有670亿美元投入加州其他地区的新创公司,可谓是硅谷最吸金的一年。

但科技业荣景只是硅谷光鲜亮丽的一面,另一面则是金字塔中下阶层在疫情中苟延残喘。截至今年2月12日为止,硅谷已有2,069人死于新冠肺炎,其中夏威夷原住民、非裔及拉丁裔族群死亡率最高。

疫情屠杀贫民 真实上演

韩考克表示:“疫情击垮硅谷服务业及个人经济。大屠杀真实上演,因为许多人丧失谋生机会。”

去年上半硅谷社区基础建设及服务业职缺锐减54%。资料也显示拉丁裔族群申请失业救济的概率比白人高出1.5倍。去年底旧金山湾区已有超过62.6万户家庭濒临房贷违约,其中将近20万户家庭集中在硅谷。

在圣马特奥市区经营古巴餐厅的马丁尼兹(Lynna Martinez)表示,以往上午11点开门前就收到100至300份餐点的外送订单,全都是甲骨文、脸书、谷歌、Comcast等邻近科技公司的员工订餐,但去年疫情爆发后这些公司实施居家办公,导致餐厅业绩锐减50%。

硅谷多数服务业都和马丁尼兹一样靠这些大企业吃饭,除了餐厅、酒吧之外,就连担任科技公司员工通勤专车的司机也因此失业或放无薪假。

马丁尼兹表示,现在她的外烩业务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,不得不往远一点的城镇拓展生意。

同样在硅谷销售南美料理的维拉努法(Alicia Villanueva)也表示,她的儿子现在每天凌晨2点就起床,开车到60英里外的法卡维尔(Vacaville)外送学校餐点。

马丁尼兹表示:“疫情逼我们锁定更广泛的客群。换个角度来看,这也为有心想发展加盟事业的经营者带来正面挑战。”